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这次阿峰丝毫没有生气

时间:2019-03-04 08:3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过十八岁生日的那天,天空飘了一天的冷雨,晚上坐在阿峰屋内的桌前,看他笨拙地切蛋糕。阿峰趁我走神,夸张地粘到我鼻尖一片奶油,一面附到我的耳际说,小米,我爱你,今晚你做我的女人好吗?我很直白地拒绝了他的要求,这次阿峰丝毫没有生气,他说,你的生日

过十八岁生日的那天,天空飘了一天的冷雨,晚上坐在阿峰屋内的桌前,看他笨拙地切蛋糕。阿峰趁我走神,夸张地粘到我鼻尖一片奶油,一面附到我的耳际说,小米,我爱你,今晚你做我的女人好吗?我很直白地拒绝了他的要求,这次阿峰丝毫没有生气,他说,你的生日,我该尊重你。说着他变魔术似的从背后拿出一支玫瑰花。他说,在你如花的年纪,送给美丽如花的你。阿峰的表现让我一下就破涕为笑了。

会催眠术的阿峰同我交往时,我还是豆蔻年华的处子,清纯浪漫为所欲为。阿峰就很喜欢我青春的容颜,在极力讨好我的同时,还不住向我的身体靠近。可面对他的殷勤,我都喘着气义无反顾地逃离,如躲一只想吸饱我鲜血的跳蚤。我不喜欢阿峰闪烁精明的螃蟹小眼,更主要的是,我想让自己的处女夜遗落得惊天动地刻骨铭心,如古化石的鲜活永恒。

阿峰竟然主动要求给我催眠了。我十分的兴奋。催眠后我的眼睛慢慢的闭上,软绵绵。突然感觉有个男人在我的身体上乱动,紧接着他把手探到我的下面,我想拒绝,可是我的身体好似不听使唤,只能任凭那个男人对我身体泛滥。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转头看见阿峰裸露着身体躺在床的那边,用他螃蟹似得小眼睛盯着我看,脸上挂着笑容对我说:嫁给我吧,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竟然是这样被男友夺走了初夜,我的幻想直接破灭。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