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客服系统 >

便是免去其一身罪责

时间:2019-05-04 09:5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听到这事儿时,百合冷笑了两声,见到一脸震怒的太后,一面便道:“太后,儿想与陈世美和离!他原本另有妻室,却敢欺骗皇上,如今他的原配陈氏找到府中,口口声声说儿该与她下拜,太后,儿实在受不了这样的侮辱

听到这事儿时,百合冷笑了两声,见到一脸震怒的太后,一面便道:“太后,儿想与陈世美和离!他原本另有妻室,却敢欺骗皇上,如今他的原配陈氏找到府中,口口声声说儿该与她下拜,太后,儿实在受不了这样的侮辱!”她这会儿一哭一求的,演技的妙用便显现了出来,太后丝毫没有怀疑百合,反倒一听她话便信了,又见女儿哭得如此伤心,不由又是心疼,又是愤怒:“大胆秦氏,实在太过欺人,我这便让人去向皇帝求了旨意,那包拯若不派人来便罢,若敢派人,他项上人头不保!”话音刚落,便有侍人回报,说是开封府派来接公主的人,这会儿已经候在了宫门之外。太后一听这话,心头大怒,冷笑了两声:“哀家倒要去瞧瞧,这包拯是否仗着贤王便敢胆大包天,皇室的血脉也是他能审的?”刑不上士大夫是此时的规则,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过是戏文里一句美好的台词罢了,此时便是官员犯罪,也最多不过脱了袍子打上一顿罢了,情节严重者鞭身,其实百合也很好奇最后包拯怎么能砍人脑袋的。陈世美是正经拿了功名的读书人,又是圣上亲口所点的状元郎,对于此时的法律来说,就是停妻再娶者也不过是鞭五十多者七十,罪不至死,更何况陈世美后来的欺君之罪在原剧情里百合向太后求情之后已经得到了宽恕,韩琦虽死也是他自已动手,更何况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若是人人都像韩琦一样。办不完事儿便自杀了留个屎盆子扣在雇主头上。恐怕没人敢用他这样的人,陈世美固然不是人,可包拯行事也太过激烈,不过是砍了陈世美脑袋,成全他刚正不阿之名罢了。但这回百合本来不想与他太过计较,毕竟在百合算计里若是自己与陈世美和离,跟秦香莲便没有了交集,谁料秦香莲这会儿竟主动凑上前来。百合自然不准备再放过她!太后怒极也要出宫,一路凤辇抬着母女二人来到开封府时,秦香莲与陈世美已经跪在了堂前。秦香莲倒也罢了,陈世美却是被押着跪在地上,一夜不见,他脸上露出几分憔悴之色来,看到百合便眼睛一亮,慌忙就道:“公主救我。”“你闭嘴!”太后喝斥了他一句,这才朝大堂内走了进去,包拯忙起身行礼。又着王朝马汉赶紧端了两张椅子出来与百合母女二人坐下了,英哥与冬妹两个小孩儿跪在秦香莲身边。一脸警惕的盯着百合看。“听说有大胆刁妇状告当朝公主,包公已经审了?”太后一坐定,便含着笑意问了一句。包拯本来脸色也有些发白,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他这样干其实也顶冒了无数风险,这会儿又见太后亲临,不由有些紧张了起来,下意识的就朝秦香莲看了过去,却见秦香莲冲他深深的伏了下去,口中只喊:“求大人做主。”她如此一说,包拯想到她可怜之处,原本有些动摇的心便又坚定了起来:“包拯胆大包天,为民请命,今日大胆审了公主,若是往后皇上有怪罪之日,包拯愿以乌纱帽相抵!”他说完,冷着一张脸果然将官帽取了下来托在手中:“今日公主非审不可,休说太后求情,便是贤王亲来,包拯也必审无疑!”包拯原只是进士出身,在这个进士虽能任官,可却却不代表一定能做官的年代,他是由八贤王破格提拨,才有今日成就,也正因为如此,他话中的意思便是说休提太后到了,便是他的恩人八贤王到了,他也绝不讲情面。到了这个地步,其实并非一定是包拯要让陈世美死,而是秦香莲恐怕是恨陈世美入骨,要他去死了。百合心头有了数,便不动声的坐在了椅子上头,轻声细语的道:“包大人好个清明的官儿,莫非话中意思就是在说,你眼中只有贤王,而没有太后?”抓住了包拯话里的一个语病,百合刚一开口,包拯便有些慌乱了起来,他为人最是正直不阿,从不跟人辨口舌之利,一向都是以事实证据说服人,没料到这会儿百合刁钻的抓他话中痛脚,见百合话音一落,太后脸色就沉了下去,包拯不由有些惶恐不安,忙就道:“并非如此。”太后冷笑了两声,转头就与百合道:“我的儿,那陈世美,如今你要是不要?若是要,便将他那一双儿女养在膝下。”听到这话,秦香莲吓得脸色一白,死死便将一双孩子抱住了:“求大人做主。”“公堂之上,不得喧哗!开堂!”到了这样的地步,包拯就是明知前方路途险阻,他也要硬着头皮走下去了。秦香莲告陈世美总共三条:一是停妻再娶,非常完美,二是欺君瞒上,三是不孝父母,与原剧情中后来的不同,则是欲谋害亲子,并害壮士韩琦一命。而她告公主则共有两条,一是夺人夫君罪不可饶,二是打伤无辜,心如蛇狼。百合听到这儿时,险些没能忍住,笑了起来:“秦氏状告陈世美便罢,告我又有何干?夺人夫君虽说使本宫名声有污,可本宫事先并不知情,全因陈世美隐瞒之故,这与你状告他停妻再娶欺君瞒上已经不稳而合,为何还有本宫之错?另来便是本宫棒打门倌儿又有何错?他是皇家之人,却不知衣食皆自本宫府中出,却不知偏向主人,反倒胳膊肘朝外拐,如此小人,该不该打?”秦香莲被百合问得哑口无言,想了片刻之后又忙道:“那戏班子助我寻得夫婿,又何罪之有,为何公主将他们拿入大牢,大刑加身?”“本宫的府邸若是人人都闯得,岂不乱了套?若有刺客依法混入,到时砍了他们脑袋。诛了他们九族都不为过!”百合站起了身来。盯着台上包拯便看:“都说包文正如青天。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这样让人一看便明知漏洞明显的告状,包大人竟也会召唤本宫前来,王兄盛名多年,没想到也不过是如此而已。更何况秦氏以下犯上,如此状告本宫,大人可是掌嘴杖责了?”百合直将包拯问得说不出话来,这个故事中的人物经不得推敲。本身故事便是编撰之故,所以这会儿的八贤王正是百合口中所称的王兄。包拯自己被说得脸庞涨得通红也罢,如今竟听百合意思,自己还连累恩人脸上蒙羞,不由大感惭愧。虽说包拯性格刚毅,不过陈世美此时一来未曾派人追杀秦香莲,二来虽有欺君之罪,但因公主求情之故,所以皇上已经赦免了他之罪,虽说他抛妻再娶。不过此时法律明文规定,若有妻而再娶者。徒一年,若女方知情则并罚,可因为陈世美欺瞒之故,公主并不知情,且属于受害者,又自愿与陈世美和离,秦香莲再告她夺人夫婿,自是站不稳脚跟。而陈世美便是有欺瞒之罪,也最多不过鞭七十,但因陈世美乃是三甲状元,本身又是官身,因此可用官当,便是免去其一身罪责,再无罪释放。这个处罚剥夺了陈世美的一切荣华富贵,可说对他十分严重,守在外头的民众连声叫好,秦香莲本来还要不服,但见大势已去,陈世美如今已经定不了死罪,她也只得暂且甘休,只是家乡遭遇灾荒,如今陈世美没有了富贵,若是两夫妻再发还原籍,也不过是穷困潦倒,更何况此时陈世美恨秦香莲入骨,这会儿一想到陈世美未死,反倒要随自己回乡,秦香莲想起来不免心头也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就看了一双儿女一眼。包拯心中同情,想也不想便吩咐:“王朝取奉银三百两,交到秦氏手中。”门外守着的百姓们一听到此处,各个都叫起好来,人人都道包文正清明大义,是个好官儿。百合想到剧情中原主毁了一世的名声,这会儿站起了身来:“包大人是否好官儿本宫心中甚有不事不明。”“公主请讲!”如今案子已经审完,今日这案说实话因为有太后与百合的插入,就是连包拯也难免感到了一丝压力,感到十分不顺,这会儿见案子一结,没人受到惩处百合还要开口,包拯难免有些不耐烦,眉头就皱了起来。“众所周知,包公仁孝守义,二十八中进士,直到守孝至三十六才入仕,八王兄慧眼识人材,使你短短两年便平步青云,如今才几年时间,便已坐镇开封府,实在可喜可贺。”百合话锋一转,先是恭贺了包拯一句,见他有些疑惑的样子,这才接着道:“只是本宫知道开祖皇帝一向爱惜人才,先帝爷更是如此,官员每年俸禄皆有定制,除了米面茶水等由朝廷分发之外,另外俸银每月虽不少,可包大人办案如神,若是每回便都施出三百两银子,不知往自己如何嚼用?”宋朝是历史上出了名的厚待官员,但包拯拿三百两银子给秦香莲也实在是戏文中一个最大的漏洞处,包拯虽说如今升任开封府,可他既是清正又是廉明,那么依他从知县坐到如今地步,手中银子应该并不多才是,为了替秦香莲养一双儿女,他竟出手就是三百两,就是宋朝再厚待官员,可此时的包拯并没有后来进入龙图阁,奉银加倍的时候,他如今也不过是拿着仅够他富足生活的银子罢了,当官又是从三十六才做官,如今没几年功夫,他怎么存下的银子?不知是不是声望的原因在此时发挥了作用,百合说的话守在衙门外的百姓几乎都信了,一时间衙门鸦雀无声。“臣一片丹心可照日月,若是公主不信,臣愿以头顶乌纱帽作保!”包拯一听到百合这话,急得脸色涨得通红,还要再说话,百合已经轻声笑了起来:“朝廷官员本该为民谋利,应是天子给的一项权利,包大人动不动便口说辞官,知情的人只当你是在威胁本宫罢了,若是不知情的,这会儿恐怕要以为大人应该是在透过本宫威胁皇上,为民妇出头要辞官,如今本宫不过多一句嘴,便又要辞官,包大人的英名,莫非便靠辞官而得来?”这桩案子中包拯以不畏强权而得到了美名,可百合最恨的便是这一点,他的美名是建立在牺牲一个女人的名声基础上,因此公主的目的,便要让包拯再也不能借着她成就清正刚直之名!如今百合说完话,也不跟包拯多提了,话说多了反倒容易坏事,她看了太后一眼,扶着太后出了衙门上了凤辇,外头百姓跪了一地,各个口喊公主千岁,许多人更是指着衙门窃窃私语,秦香莲再也没有前世时打赢官司的威风,听说后来收拾了包袱与陈世美回乡,包拯那日被百合一指责,自是将家产清点准备应付皇帝派来查处他的御史,哪儿还敢将银子交给秦香莲?就怕到时不止没能助她一臂之力,反倒是害她而已。虽说百合与陈世美和离,可因为此事儿最后没能闹得极大变成皇家丑闻,皇帝心中怜惜这个一母同胞的妹妹,见她没有主动吵闹,反倒觉得心有愧疚,替她选了这么一个驸马,因此多番怜爱,勋贵之中再也没人敢像剧情中那般说百合,她独自一人拉拨长大独子,再也没有改嫁,反倒成为民间夸赞的妇人表率。而秦香莲想到自己多番供养丈夫,最后陈世美却反倒为了富贵另娶他人,心怀恶气不消,又再加上状告陈世美却没有致他于死地,被包拯将二人送回原籍仍为夫妻,只是秦香莲不止恨陈世美,陈世美同样也恨她坏自己前程,又状告自己用心险恶,因此与她之间关系非常不好,再也没有以往的恩爱,时常打架叫骂。没有了陈世美的死使秦香莲被人看作受害者,反倒因为陈世美四处传言之故,人人都认为她不是省油的灯,因此对她敬而远之,两夫妻时常吵架打架,本来家便十分贫穷,陈世美再娶之事成为家乡众人的笑柄,以致两个孩子长大成人之后遭人白眼指点。(未完待续。。)ps:第三更~为小粉票300加更。。。内啥。。四千字大更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